没人敢在真炮弹面前作弊素来爱兵如子的刘团座

从炮弹炸响到烟花漫天,相隔了二十秒左右。
 
    “哈哈,两位老兄不会以为老弟我会蠢的把浇了油火堆和烟花都放在炸点上吧!炮弹击中的只是引火之物,距离火堆还有四十米呢!否则,不一下都炸秃噜了嘛!”刘浪笑着说道。
 
    在漫天的烟花和冲天的焰火面前,潮水般的掌声反而为之一寂。四发炮弹,竟然无一落空?全部达到了之前张团副所说的效果。
 
    没人会怀疑炮弹的准确性,因为,没人敢在真炮弹面前作弊。素来爱兵如子的刘团座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轰”的一声,如雷般的掌声在短暂的沉寂数秒之后再度炸响,比刚才两位将军领衔时的鼓掌声量至少要大了一倍。
 
    有此强军,绝对是广元之福。
 
    “乖乖,赵二狗的炮兵连现在更不得了了啊!真是指哪儿打哪儿。怪不得你的刘团座敢冒这么大风险让他们玩这个花活儿。”和纪雁雪站在一起观看炮兵营装逼的柳大记者也是一脸惊叹。
 
    “咳咳,雪原姐姐,你的刘长官才没你说的那么大胆,他早在前几天就派人在那四座山头挖了可防重炮的防炮洞,你懂得。”纪雁雪却是捂着嘴偷偷乐了。
 
    我去。。。。。。柳雪原不由用上了刘团座常用的口头禅。
 
    刘团座还是那个刘团座啊!从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第831章 老兵不死,砥砺前行(求下月票)
 
    帅,炮兵营玩的这一招儿,简直比前面步兵们刺刀如林正步走过训练场还要帅。
 
    不说长相帅点儿的炮兵营军官们看着帅的一逼,就连长相猥琐但这一刻却是一脸肃杀的赵二狗大营长在不少少女眼中都有说不出的男人味儿。
 
    男人,无论什么时候还是要靠才华吃饭的。
 
    虽然刘团座一向认为他是靠脸。当然,这有些破坏绝大部分人的世界观。
 
    紧接着是工兵连,辎重连,医护队等等独立团其他兵种方阵,就连后勤部所属的仓库兵,炊事兵,兽医都出来一一亮相。
 
    经历了前面令人震撼的步兵方阵和炮兵实弹表演,这帮辅助兵种可能就是医护队的一帮英姿飒爽的女护士和三十名全副武装的女兵们让人眼前一亮。
 
    但真正掀起整个独立团阅兵式高潮的是最后一个入场的方阵----退役老兵方阵。
 
    所有现役独立团官兵全部走完之后,最后入场的方阵就是压轴的,也是荣耀的象征,刘浪将这个荣耀,留给了从各村寨召回的退役老兵们。
 
    整个独立团所属也没有任何异议,将这个荣耀留给了因伤致残的退役老兵们。
 
    他们,永远是独立团的兵,是独立团的一份子,从未变过。
 
    这个由一百人组成的方阵,没有先前的士兵们走得那般齐整,虽然他们已经很努力的保持齐整。
 
    但,有的拄着拐,有的缺了胳膊,身体上的残缺制约了他们极难将动作完全保持一致。
 
    可是,当这个方阵入场的时候,观看人群集体保持安静,整个训练场里,只有这帮老兵方阵并不是特别整齐的脚步声和他们为了保持队列整齐还稍显辛苦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
    老兵不死,唯有砥砺前行。刘团座的用词固然很打动人心。但真正让全场两千普通百姓将尊敬的目光投向老兵方阵的是,是他们步履并不算齐整甚至有些蹒跚的前行。
 
    是的,他们有了少了一条腿有的少了一条胳膊,穿着洗得有些发白的老式国军军服。
 
    看似艰辛,却依旧目光迥然,虽是蹒跚,却依旧高昂着头。
 
    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独立团特意挑出的残疾老兵玩出的噱头。因为,在观礼群众的最前排,有更多无法参与阅兵的老兵,他们,或双腿皆无,或双臂皆去,或两眼双盲。那个方阵中的老兵代表,已经是独立团竭尽所能所挑选的能自由行动的老兵了。
 
    “敬礼。”老兵方阵领头的一个挂着五宝鼎勋章不配军衔仅剩一条左胳膊的黑大汉眼中闪着泪光,厉声吼道。
 
    与此同时,黑大汉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国军军礼。
 
    黑大汉,绝大部分独立团官兵都认识,那是敢死连仅剩的40人中的一个,也正是这个叫大熊的曾经的山匪,在全团公祭仪式上誓死不退役。没想到,已经荣获五等宝鼎勋章积功升至少尉的他最终还是选择退役,并去了广元村寨里担任护卫队教官。
 
    但独立团的官兵们懂得,不退,不是因为荣耀,是因为这里葬着他的兄弟;退,同样不是因为退缩,是因为这里还有他活着的更多兄弟。
 
    站在敢死营最前方的周石屿向来平静的脸上更是犹如一块冰冷的石头,但军帽帽檐阴影遮挡住的眼睛里,却是泪光隐现。
 
    再见昔日弟兄,他怎能不难过?大熊是他苦劝了三天,才劝着嚎啕大哭的铮铮硬汉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军营。
 
    他又怎么能不难过?足足一百人的老兵方队,属于他敢死连的人员,却只有不过五人而已。
 
    因为,敢死连整个因伤退役的十七名老兵,十二人是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他们,只能孤独的坐在场边,和一里地外的160名兄弟一样,无法享受这本应属于他们的荣耀。
 
    虽然黑大汉和绝大部分人用右手行礼略微不同,看着有些别扭,但不少女人的眼睛里却和他一样闪烁起了泪光。
 
    从他的泪光中,没有人怀疑其中代表的决心,所有人都相信,如果有需要,他将会如同他刚劲有力举起的左手一样,拿起钢枪。
 
    而让更多人泪目的是,是老兵方阵上百条胳膊同时举起的手臂。有右臂的举起右臂,没有右臂的举起左臂,有右臂但没有手的,也搞不犹豫的举起光秃秃手臂放在眉际,有两个老兵是用右手拄拐,但在听到“敬礼”命令的时刻,毅然丢掉手中的拐杖,右手高高举起的同时,用单腿在队伍中艰难的跳跃前行。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啊!这又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动啊!
 
    他们的脚步声虽然没有像步兵那样轰天动地,他们的手上虽然没有像先前步兵一样刺刀闪亮钢枪如林,他们亦没有炮兵营那般可摧毁一切的战争之神。但是,高举的带有残缺的手臂却仿佛比钢枪更要令人畏惧,独腿跳跃的脚步声却仿佛天外一声炸雷,炸在人的心间,让你无比战栗,浑身的细胞都在为此战栗。
 
    不少人脸上挂满了泪珠而犹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