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刘浪的实战出成绩的理论特种大队全体队员

整个中午,相对于整个独立团的热热闹闹,在异国他乡的彗星首次感到了孤独。虽然中国的春节不是苏曼达岛的节日,但远离家乡数千里的彗星端着酒,一脸的落寞。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想家了,还是因为没有碰到故人。
 
    自打成为独立团最特殊的一个编制----水军连的见习少尉连长,彗星前一段时间一直带着自己的十位兄弟和独立团配给她的一百五十名新兵在距离独立团基地二十多里地外的流经广元县的嘉陵江里练习炮艇驾驶和战术。
 
    刘团座能给她的,只有一条从刘湘那里买来的老旧炮艇,说是炮艇,其实不过是民用小型铁壳船加装了几块钢板当护甲,然后又给配了几挺机枪而已,甚至比彗星开惯了的小火轮还要小一些。
 
    不过,水流更加湍急的江水和波涛汹涌的大海水势不同,这半年来,彗星带着自己的属下熟悉水性的时间甚至比开着破烂炮艇的时间要多的多。
 
    虽然已经和战友们都熟悉了,身边也有同乡同族陪伴,但彗星还是忍不住会有些想那些一起战斗过大半年的独立团特种分队的战友们了。
 
    彗星当然不会承认她有些想某个人了,那个在一年前隔三差五就会蹿到自己面前搞怪的那个家伙,竟然足足半年没出现过了。
 
    当收到命令,水军连可以在这个中国年关时节回基地修整三天的消息,彗星有说不出的开心。可是,当她回基地以后,不由失望了。
 
    她想见的人,一个未在。包括那个曾经一脸猥琐的让她天天咬牙切齿但依旧乐此不疲的那个混账。
 
    整个独立团都沉浸在过节的热烈中,唯独彗星有几分落寞,大口干了碗中的白酒,劈手夺过身边弟兄手里的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抽了一口便拼命的咳嗽起来。引起旁边独立团士兵们一阵大笑。
 
    “笑啥子哟,来,啷个瓜娃子来陪我喝酒。”彗星一瞪眼,将酒倒入土碗里,用这半年学会的四川话骂道。
 
    “哈哈,幺妹儿,我来陪你喝。”周围几桌的气氛顿时更热烈起来。
 
    女兵抽烟喝酒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尤其是在四川,叼着大烟斗的女子也不鲜见,但像彗星如此如此豪迈的女少尉,在独立团可是第一号。尤其是,人家还长得够美,听说连团座长官都不鸟的猛女。
 
    而被彗星妹子惦记的故友们,可能是独立团唯一没有休息的军种。是的,除夕午宴之前的阅兵式里之所以没有出现特种大队的身影,一来,当然是和新成立的水军连队一样为了保密,无论对前来观礼的客人们有多信任,独立团也绝对不会把所有的底牌掀开给其他人看的。特种大队是独立团黑夜中最锋利的利刃,唯有死去的敌人才能看到他们。
 
    二来,的确是特种大队没有人在基地。基于刘浪的实战出成绩的理论,特种大队全体队员早在四个月前就开始出任务。
 
    一部分由俞献诚亲自率领去了南洋,利用苏曼达岛做为基地,继续以打劫马六甲海盗为主要工作。不过这次他们的难度要比山鹰他们更大一些,因为海盗跑得更远了。
 
    而另一部分,却是去了热河和东北。去热河的,是配合孙永勤的义勇军以及邓文的骑兵旅对驻军热河的日寇进行打击和袭扰;潜入东北的,则以特种作战的形式,对日寇进行刺杀和偷袭。换句话就是说,让日本人不得安生。
 
    而分成若干小组的特种兵们也在这样的实战中不停锻炼并学习。而一年后活着归来,就是他们通过考核的日子。
 
    曾经掠过彗星少尉脑海的某个混账,这会儿正在热河的冰天雪地里,拼命飞奔,用尽了自己浑身所有的力气。
 
 第836章 懊悔和无助
 
    这可能是曾经水从军以来最惶急的一刻。23S.COM更新最快
 
    尤其是看到十里地外升起的一阵浓烟的时候。
 
    看浓烟的范围,那必定不是烧一间房子两间房子所能造成的,那应该是个村庄,而且曾经水知道,除了日本人,没有人会这么做。而正处于对占领地进行安抚的日本人,也不会轻易这么做。
 
    隐隐约约传来的轰隆马蹄声印证了曾经水的想法。那里,有战斗。
 
    而且他终于敢断定,骑兵旅被日寇骗了。
 
    被冰雪覆盖
    当然了,这其实也没什么,因为要躲避日军随后的报复追杀,骑兵们在热河山区和日寇兜个十天半个月的圈子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曾经水却忍不住有些焦躁,和骑兵排一起出任务的,还有特种大队的新兵二货男雕爷。
 
    “狗日的刁叶又不听老子的命令,擅自出战。”曾经水一听这个消息,差点儿没咬碎了后槽牙。
 
    是的,二货男雕爷在山寨里是曾经水的老大,但在特种大队,却是不折不扣的一名新兵,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少尉,但在这两人组成的特种作战二人组里面,上等兵曾经水还是他的领导。
 
    做为从小和二货男雕爷一起长大的曾经水,太了解自己这位老大了,一身武力值全山寨无人能及,还擅于大智若愚让人上当,但他心地太过善良为人热血冲动却又很容易被残忍的敌人用计策诱出。
 
    说白了,在已经经历过一年和海盗实战大有长进的曾经水看来,现在和过去的雕爷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兄弟,但现在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的队友,他的心性还不够坚韧,尚需磨砺。
 
    所以,这二个月来,曾经水基本上都是和他一起出任务,从不让他单独行动。但没想到他刚离开几天,这家伙就单独跑出去了。
 
    从这个骑兵排去执行的这个偷袭任务来看,几乎看不出什么毛病。内线是驻承德市日军守备司令部的一个马夫,因为妻儿死于两年前日寇进攻热河的战火而对日寇恨之入骨,去年春天就和邓文在承德城埋下的暗线接上了头,忠诚度方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而且,他是通过给骡马配饲料计算有多少匹马外出而得出运输队规模,运输队运送的目的地则是通过和随行的伪军军官喝酒所透露出的只言片语所得。这样的情报,邓文骑兵旅已经收到过最少三次,前两次都顺利的偷袭成功,其中一次甚至有一个日军骑兵小队四十多人外加一个连的伪军护送,被邓文派出的一个骑兵营全部斩杀殆尽。缴获了十几辆大车足够一个日寇步兵中队生活一个月的物资。
 
    这次的情报显示,日寇不过一个骑兵小分队和一个排的伪军兵力护送至距离承德180里地外距离青龙山130里地外的黑龙集一个日军步兵小队的生活物资,一个骑兵连60多人马对付他们本就兵力占优,再加上是伺机偷袭,那更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现在的邓文骑兵旅的装备可不是先前被日寇在东北土地上撵的到处跑的时候,一个骑兵连不仅装备了重机枪还有迫击炮,对付一个不过七八人的日军骑兵小分队实在不要太简单,至于说那一个排30多人的伪军,谁又把他们那点儿战斗力放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