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为侦察兵未能发现大队日军的埋伏显然是失

情报正常,兵力占优,一切看似正常的再正常不过,但他们就是还未归来。曾经水心里的警戒不由直线上升。越是看似正常,就越是不正常。日寇也不是傻蛋,不到三个月内,连续两次被伏击损失惨重,他们竟然还敢只派这点儿兵力就运往180里地外的据点?
 
    曾经水马上找到邓文,将自己的想法告知。邓文皱着眉头思索半天后,决定派出两个骑兵营近400骑兵沿线那个骑兵连,但为防止被日寇围点打援,必须派出足够侦查骑兵,大部骑兵不能轻易冒进。
 
    因为担忧雕爷的安危,曾经水那里还忍得住跟随大部骑兵行动,干脆充当了尖兵,提前先出发了,大部骑兵现在至少还在十里地之外。
 
    曾经水正在朝自己想象中的战场狂奔。
 
    但,他担心的二货男却并不是和他想象中那样在战场。
 
    雕爷,被两个身穿大皮袄戴着狗皮帽子的东北彪形大汉死死的按着,按在雪地里,哪怕他眼中热泪滚滚,目睁欲裂,两双大手也依旧死死的将他按着。
 
    不过,两名彪形大汉拼命雕爷的同时,他们自己的脸上同样也是挂着两行泪珠,因为天气寒冷,泪珠竟然被冻成两条冰棱挂在他们满是风霜的脸上。
 
    “你们两个狗日的,放开老子啊!让老子去狗日的小鬼子拼了。”雕爷低吼着想挣脱两名大汉的钳制。
 
    可两名占了先机的大汉的力气显然也不是白给的,死死的压住他不让他起身。
 
    “雕爷,周老大说了,老子两个就是死,也得把你给送回青龙山,否则对不起刘长官。”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看着山下的战场,喷着粗气满脸痛苦的说道。
 
    “是老子害了弟兄们,你们让老子去跟他们一起死吧!”雕爷脖子上的青筋直爆,拼力挣扎着。
 
    “雕爷,老子几个死了也就死了,可是,那几个小兄弟不该死啊!”另一个大汉同样痛苦的闭了闭眼。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几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躲在布满积雪的草窝里满脸惊惶。
 
    “啊~~~~~”二货男的身子猛然一僵,片响之后将头猛然埋进可没过人小腿深的积雪里发出一声闷闷的怒吼。
 
    二货男这一生可能都没想今天这样后悔和愤怒并无助过。
 
    战场,就在距离他不过三百多米的山下,不过一千平方米的山坳。一队穿着羊皮袄的骑兵正在朝着一队穿着黄色军棉大衣的骑兵进攻。可显然,黄色军棉大衣骑兵的人数要远多于羊皮袄们。
 
    人数,至少是他们的四倍。
 
    和那些正在冲锋中的骑兵们一样,二货男不怕死,哪怕日寇骑兵的数量高达两个骑兵中队。
 
    雕爷很很后悔,做为侦查兵,他在两天前的偷袭战中已经将自己的侦查范围扩大到承德方向十里地以外,一切正常。除了情报中护送日军物资的一队日军骑兵小分队和一个排的伪军步兵,他没发现异常。
 
    可是,当他们全歼了那个步兵排并开始追杀日军骑兵小分队时,在不可能出现的相反方向,而且是青龙山方向,竟然出现了大队的日军骑兵。
 
    显然,他们中了日寇的计了。
 
    他做为侦察兵,未能发现大队日军的埋伏,显然是失职的。但最令雕爷后悔的还远不仅仅只是这个。
 
    骑兵最强悍的能力是机动力,哪怕日寇拥有两个中队的兵力,但骑兵连也不是白给的,打不过还不能逃啊!可是,这帮日寇显然也是接了死命令,一直追着他们不放,足足在山里和日寇兜了三天的圈子,直到重机枪和迫击炮已经用光了炮弹和子弹被迫丢进山谷,也没有完全甩开日寇。
 
    好不容易,甩开了日寇十几里的距离,来到了这个名叫靠山屯的山坳里,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可是,他甚至宁愿和日寇战死在山岚,也后悔来过这里。
 
 第837章 飞蛾扑火
 
    靠山屯,四面环山,唯有中间一块不大的平地,一条山溪正好从屯子边上流过,如果春天来临的话,绝对是个很美丽的地方。
 
    骑兵连正好从此路过,因为人困马乏天气太过寒冷,有几个在追击战中受了伤的弟兄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只能下来找村民们要了几碗热面汤给他们喝。
 
    村民们虽然远在深山,但也听说过长城青龙山义勇军的名号,知道他们是专门打日本人的。纷纷毫不吝啬的贡献出自家储备的不多的干草和大豆供应给骑兵连的马匹补充马力,有几个十六七岁的棒小伙更是非要加入骑兵们。骑兵们也需要吸收新鲜血液,也就同意了。
 
    二货男看着村民们如此热心对打日本鬼子又如此的支持,心头一热,把自己马屁股后面驮着的抢自日军辎重队的一袋面粉送给了一户村民。
 
    但二货男没想到,就是这袋子口袋上印着日文的面粉,给这个美丽的屯子和骑兵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休息没过一个时辰,山口负责警戒的骑兵就狂奔而来,说日本人来了。
 
    骑兵们就带着四个想参加骑兵旅的小伙子往山里撤。按常理说,追击过来的日寇看到马蹄印就会继续追击不会理会这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
 
    二货男那见得了这个?一声狂吼,丢下望远镜就要纵马出去找那帮肆意屠戮乡亲们的日本鬼子拼命。
 
    但是,他却被几个骑兵给扑倒在地,一动也不能动。
 
    刚想痛骂这帮胆小鬼们的二货男却被那个戴着眼罩只剩下一只眼睛比他更像土匪的骑兵连长老周的一句话给惊呆了。
 
    “弟兄们,是不是都是带把的?是带把的,就跟老子去杀日本鬼子去。”
 
    “杀!”所有骑兵们纷纷怒吼着上马,拔出了自己雪亮的马刀。
 
    这个时候,枪炮,反而没有他们的马刀更管用。
 
    因为,日本人,知道他们还未走远,知道他们还在,他们用这种一个个劈杀村民的残忍,来激怒并诱使中国骑兵出山和他们对决。
 
    用枪炮,是救不了那帮村民们的,只能让他们死的更快。
 
    “弃枪。”骑兵连周连长在率领骑兵们走出山林,遥遥望着山下四百米外还正在纵马劈砍百姓的日寇,咬牙怒吼道。
 
    骑兵们纷纷将插在马鞍上的马枪拔出来丢在地上,与此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雪亮的马刀。
 
    战书,这是中国骑兵们向日寇所下的白刃战战书。根据他们的经验,傲慢日本骑兵会接下这封战书的。
 
    果然,遥遥看着数十中国骑兵排着队,喷着白气从山林中鱼贯而出,看着他们纷纷丢下自己的骑枪,日军指挥官得意的笑了。
 
    没有再命令手下的士兵们继续劈砍哭嚎声一片的村民,开始在平地上列队准备和借助着山势逐渐准备冲刺的中国骑兵拼杀。
 
    他们,亦没有拔出自己的马枪,也同样是拔出了腰间的马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