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连喝带撒的干光了十来坛子五斤装的二十年份

然而,某团座不光是酒量甚豪,也还有位好未婚妻。纪大中校带着自己护卫队的一票女兵前来救驾,柳大记者也不示弱,主动参战。哈儿师长的姨太太团对上浪团座的女兵团外加记者外援,绝对是有得一拼。
 
    三四十个女人,基本上都来自两个地域,一帮是泼辣的川妹子,一帮是彪悍的北方娘们,就着几张八仙桌,那一场酒拼的。
 
    让刘浪看着都心疼外加肝疼肺疼。
 
    这帮女人们,竟然连喝带撒的,干光了十来坛子五斤装的二十年份剑南春。那可是六七十大洋啊!搁后世,就是小两万块的酒。还好,这里没有八二年拉菲。
 
    好吧!还好正是女人们互拼,吸引了周围一大票人的眼球,也解救了某团座。做为独立团第一号人物,众矢之的的浪团座就算能干上四五斤白酒,在这样的超大规模宴席上,也不过是酒海中的渣渣而已,哪怕是敬酒的来了,他只喝一小杯也不行。
 
    刘团座得以和张儒浩唐永明三人脱身,去敬那些独立团中层们的未来“岳父岳母”们。
 
    当然,在这酒酣耳热之际,可是打听消息的最好时候。
 
    民国版“非诚勿扰”还能不能继续,就得看前期费了三个上校极大心力的“靠帅夺走你的眼”成功不成功。
 
    显然,不管是刘团座自己泡妞,还是帮属下泡妞,那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没别的招儿,就是浪。
 
    但浪,是泡妞最好的招数。一身正气凛然,是泡不到妞儿的。
 
    比如柳下惠大帅哥。
 
 第833章 民国版“非诚勿扰”(中)
 
    刘团座开始就让一帮中尉上尉们陪着一帮士绅们叙话,然后再让穿着军装精气神十足的这帮光棍们陪着士绅家属们去看大戏,说白了前面是“岳父岳母”们有初步印象,后来是让大家闺秀们自己瞅瞅。
 
    当然了,这些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刘浪可不能对这帮宾客们说,哥们儿这光棍多,就指望着各位老板家的姑娘们救急。若是这样说了,人家敢不敢带姑娘来那可不一定了。
 
    毕竟,上一次长城之战独立团战死近一半人,虽然战果更加辉煌,但可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勋章而让自家女儿当寡妇的,尤其是这帮在整个广元地区都还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
 
    通过两次小小的接触,最后的阅兵式才是最后的“上台走秀”,用方阵的冲击力来存托各位光棍们的英武不群,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这不,
    “这个嘛!可是军中机密,詹司令,恕刘浪无可奉告。”刘浪正在夹菜的手微微一顿,似笑非笑的看了詹成芳一眼。
 
    “不,不,长官您别误会。是这样的,属下家中有一女已经年方二十,性喜游山玩水,天天拿个什么照相机到处晃说要做个什么摄影家,您说这样的女娃儿让我这个做老汉的啷个不头疼?但是,方才娃儿他妈竟然让我打听打听贵部那位凌洪小长官的情况,而且貌似是小女的意思,属下这才。。。。。。”詹成芳唬了一跳,忙解释道。
 
    虽然话没说得很明白,但意思却是表达的很清楚,家有一女年方二十尚未出阁,为人父母者甚是头大,这好不容易女儿自己有了意向,他这个当爹的那还不赶紧的冲出来?
 
    不得不说这詹成芳父女二人都有眼光,凌洪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尉副营长,和年过40的詹成芳军衔也不过一级的差别,日后的发展自然是一片坦途。
 
    当然了,对于那位爱摄影的川妹子来说,可不是看重凌洪的军衔,主要是这位够帅。别说凌洪这种本身底子都有浪团座相貌七八分帅气值的帅小伙(这是刘浪自己认为的),就是把那个叫杨松林的川军兵痞小排长拉来穿上独立团迷彩服身板再挺直一点脸上猥琐的表情再少一点,那也是个帅哥。
 
    英武的军装和军人远超常人的挺拔身形以及充满男儿的阳光气概简直符合妹子对未来夫婿所有的幻想。
 
    不说别的,光是后世刘浪就知道,去大学新生担任新生军训教官们的那些家伙们,收到的大一女生们的情书都能当柴火烧了。
 
    这会儿,有妹子看上他们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而父母们看到的不仅是帅,更多的还有军衔,二十来岁的军官,也完全符合他们心目中女婿的人选。
 
    “哦?原来是这样。这样,詹司令,不急不急,现在呢,就是好好喝酒,等一会儿到了帐篷里,我再命令那小子来给你汇报,你看可好?”刘浪心里大喜,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的端起了矜持。
 
    必须端那!詹成芳家的姑娘是看上了,可还有别家的呢!“非诚勿扰”都还有互相选择留灯灭灯呢!万一凌洪没看上他家姑娘咋整?就算解决光棍问题,也不能不考虑两厢情愿的这个重要问题。
 
    刘浪一直认为,这第一眼的感觉非常重要。
 
    当然了,纪中校算是例外,曾经战场上的小丑妞摇身一变变成天仙一般的学生妹,着实把他冲击的有些恍然,最后就上套了。浪团座一直坚持认为,那不是他意志力不够坚定,而是纪中校套路太深。
 
    其实,这二位,一个战场上的猥琐胖子,一个是战场上的小丑妞儿,这第一印象都是足够糟糕的。只是,美女爱的是英雄,而英雄,一旦被美女爱上,则很难有逃脱的。
 
    这就是人性,赤果果的人性。
 
    一顿除夕大宴,喝倒了至少一半人。当然了,基本以军人为主,不是军人没百姓能喝,也不是自律性不够。
 
    而是,他们训练日久,这精神上本就绷着一根弦,突然宣布放假心神放松,再加上遇到老战友心情激荡,这酒自然是过量了。